第51章 第五十章

    01

    你原以为刚刚进入热恋期的小情侣多少会有些身份突然转换的尴尬和不适,但你和小叔不是,或许是血脉里相承,让你们骨子里多少有些相似的东西,待在一处的时候,适配性总是很高。

    而且,从最开始你便知道,小叔虽然总有些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却一直都是个相处起来很让人舒服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一个很好的伴侣,你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什么争吵。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你更希望他能再放松些,能主动向你要求些什么,不要总是一副能和你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的模样,更不要去忍耐什么。

    于是你问他,“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小叔的第一反应,便是摇头。待他想起你曾经同他说过的话,又迟疑了一瞬,看着你的眼睛思索片刻,说,“想去看雪。”

    “看雪?”你下意识地疑问出声。这个要求,有些莫名,又有点浪漫。

    “嗯。”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小叔难得这么直白的说出自己的要求,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你还是当即查了天气预报拍了案定了日期。而且怕天气预报不准让人失了兴致,你还上网团了两张游乐园的票做备选方案。

    小叔对你的决定没有什么异议。

    02

    约会的那天确实降了温,天气却很晴,你无奈地朝小叔摊了摊手,“没办法,只能进行planb了。”

    小叔不置可否,索性这两项活动也不冲突,你们两个干脆直奔游乐园而去。

    你小时候来过一两次,长大了就对这种刺激的娱乐项目失去了兴趣,但同小叔一起来的时候,心情总是不一样的,你说过要将他没经历的一切都补回来,于是看着游乐园的每一个项目都开始跃跃欲试。

    今天报着有雪,冬天来游乐园玩大型项目的话确实有点找罪受,所以园区内空荡荡的,每个闸道口只零星排了几个人,你兴致勃勃地对着门口的地图规划半天,努力将你们两个人的行程排满。

    而你没注意到的是,小叔没看着地图,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你,耳畔是你因为兴奋语速都有些加快的声音,他认真听着,看着,然后偷偷从羽绒服下伸出一只手,磨蹭着,一步一步朝你挪过去,用小指轻轻勾住了你的指间。

    你的话语声一顿,嘴角的笑容一点点的扩大,笑得小叔不自在地将清秀的脸埋进毛绒绒的帽边里,你才顺势攥住了他的手指,将略带冷意如玉一般的手扣在你热乎乎的掌心里。

    03

    因为怕寒风吹得胃口不舒服,你们最终选了一条没有户外大型项目的路线,你每次来都是直奔最刺激的大摆锤过山车的,这种你也很少玩。

    可当小叔一脸新奇的坐上旋转茶杯,并尝试加快旋转中间的转盘时,你就觉得一切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小叔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来了一点点符合他这个年龄仍未褪去的朝气和孩子气,虽然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是浅淡的,却比平日里和人相处时摆出来的要真挚也自由多了。

    “其实我们那也有的。”或许是你托着腮一脸姨母笑看着他的神情太明目张胆,小叔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解释道。

    说完这句,他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里,继续道,“还是我挺小的时候,爸爸说要带我去里头玩,我兴奋了一整个晚上都没睡着觉,早晨起来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坐在自行车后座的时候直接睡着了,嘴里还念念叨叨的,把他都吓了一跳,险些以为我被什么脏东西上了身,要请神婆来跳大神了。”

    跟着他的语句,你的脑子里逐渐浮现出一个小男孩的形象,他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头像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身体仍有记忆地紧紧拽着前面人的衣服,东摇西晃着念念有词。你乐得不行,问他,“然后呢?”

    “然后……”小叔回忆了一下,笑了一声,“然后看见票价,就没进去了。”

    你一愣。

    小叔比你了有两年,基本能算是说年龄差不多一样,你从来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生活条件有什么差的,至少一张游乐园的票,你想要,父母还是能满足你。

    你想起爸爸每年寄回老家的钱,刚想问些什么,话却在嘴里转了一圈儿,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小叔其实不算缺钱,但他到现在依然仍要打工,也常吃最便宜的清汤面,这是一种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观念,在他的财务分配里,储蓄永远是占最大的一块,而单纯的享乐,或许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项无谓的,可以舍弃的支出。

    你个半享乐主义能理解,但却依旧无法抑制地感到心疼,你凑过去搂住小叔的腰,埋在他怀里贴贴蹭蹭,小叔有点愧疚地揉了揉你的头顶,“抱歉,我没想叫你难受的。”

    “我只是想说,能和你来,我真的很开心。”

    你的声音依然有点闷,“我早该带你来的,不是作为别的计划的planb,而就该是我们约会计划的单独一项,我该好好规划它才对。而且,今天也没看到雪。”

    小叔摇摇头,“时间还很长。”

    不仅是今天,更是以后,你们两个人的以后,还很长。

    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你也忍不住心里热热的,欢快的跃动起来,同时也不由得感叹一声,小叔真是不说话则已,一说话这个简单又直白的话,反而最直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