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前世番外(四)

    苏苏问完这一句,又不知该说什么了,垂首不语,反是明帝打破沉寂道:“听玦儿说你擅笛箫?”

苏苏道:“殿下夸辞,儿媳不敢说精擅,只是闲时会吹上几曲而已。”

明帝命云韶府取了墨漆九节箫来,看向苏苏道:“朕近来新学了一曲《春江花月夜》,怀王妃可愿一听,指点指点?”

苏苏早听说明帝精通乐理,犹擅羯鼓笛箫,怎敢“指点”,忙道:“父皇圣音,儿媳聆听就是。”

明帝一笑,手按着竹孔处,凝神轻吹起来,苏苏认真听着,箫音幽静澹雅,颐畅自然,如水流淌,听来十分享受,只在一转节处,忽有一调错漏,苏苏心中微顿,继续垂首,静听明帝将此曲吹完。

曲至尾声,明帝放下九节箫,笑问:“怀王妃以为如何?”

苏苏想了想,未将错调提出,只道:“父皇箫艺极好。”

明帝却笑道:“原来怀王妃瞧着乖觉,却会扯谎。”

苏苏怔怔抬首,见明帝眸中尽是星亮笑意,望着她道:“朕方才漏弹一调时,你右手小指分明轻颤了颤,却说什么‘极好’,扯谎诓朕。”

苏苏听他这样直白道出,倒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头,片刻后抬头道:“纵是漏了一调,也无伤大雅,父皇箫声确实极好,十全九美,也是少有人及。”

明帝听了大笑,苏苏见明帝如此,浅浅一笑,心也放宽,局促小心的气氛,也在明帝的笑声中放松下来。

明帝又与她说了几句话,命云韶府再取了一把琵琶来,问苏苏道:“这《春江花月夜》,洞箫配以琵琶,清音最是相宜,怀王妃可愿与朕共奏一曲?”

苏苏接捧琵琶:“这是儿媳的荣幸。”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这支古曲,是前人根据千古名诗《春江花月夜》所谱,琵琶起始,长箫随接,典雅优美,意境深远,清和的乐声中,清微缈远、淡雅迷离的月江春夜美景,如一幅写意画卷,缓缓展开在眼前。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悠长缥缈的琵萧合奏声中,仿佛此地已不是宫内云韶府,而真是月夜春江,一叶扁舟逐波江上,海上生明月,滟滟随波,两岸春日繁茂花树,为如霜的月色,拢上雪白的轻纱,万紫千红隐去,月光轻拂之下,皆似从天而降的雪珠,晶莹剔透,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孤月渐渐下沉,隐于海雾之中,琵琶与长箫,也清音愈缓,徐至尾声,轻柔安静,似于春江花月夜中,沉沉睡去。

曲毕,苏苏抱着琵琶垂首,等待着明帝说话,明帝握着手中的墨漆九节箫,凝望着几对面微垂臻首的女子,回想方才琵箫合奏,眸光渐转幽然。

苏苏久等不到明帝说话,抬首看去,明帝却微移开目光,将几上一碟翠玉豆糕端至她面前,微咳一声,“尝尝这个。”

苏苏遵命拿起一块,慢慢地嚼咽着,明帝抚着长箫,隔几说些闲话,如何时来的长安、古曲中最爱哪支等等,苏苏一一答了,一块翠玉豆糕将吃完时,曹方来报“怀王殿下来了”。

苏苏立站起了身,探首向外看去,明帝看她一眼,传萧玦进来,问他怎会来此。

萧玦回道:“今日官署清闲,儿臣处理完手上公务,想着今儿是七夕,就紧着来接苏苏回家过节了。”

明帝放下手中长箫,淡道:“官署晨昏去离,自有定时,如每个官员都如你这般随意,大周朝岂不乱了套。”

萧玦见父皇眉眼微凝,这话也说得重了,立收了轻愉神情,正色恭谨道:“儿臣知错,以后再不敢了。”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苏苏早在萧玦进来时,就像一只蝴蝶,挽着轻纱披帛,飞掠到他身边,此时见父皇不豫,气氛紧张凝结,因担心萧玦受到责罚,悄拽着他的衣袖,陪萧玦一同低首认错,敛尽笑意,神色恭谨,微咬着唇。

屏风前明帝沉寂片刻,道:“罢了,知错就改,下不为例。”

萧玦谢过父皇宽宏,直起身子,见替他松了一口气的苏苏,正含笑看着他,唇际犹有因食翠玉豆糕,不慎沾上的细白糖霜,笑着以指腹擦了一擦,再面向父皇道:“那儿臣携苏苏回府了。”

明帝“嗯”了一声,望着小两口手牵着手、并肩远去,以指节轻叩几面许久,忽问:“玦儿何时求的请婚旨,朕怎么不记得了?”

曹方笑道:“陛下国事繁忙,又待诸子女宽宏,除了太子妃是陛下为太子殿下亲自择选,其他皇子自行择选佳人请婚,陛下无有不准的,想是当时怀王殿下递请婚折子,陛下也未多看,直接就允了,故而没什么印象吧。”

他这一番话说完,明帝却久无动静,曹方抬眸看去,见陛下眼望着无人的云韶府正门,眉宇微沉,不知在想什么,只按着几角的手似因忍耐思量而在用力,隐有青筋突出。

今日七夕,有乞巧之俗,府内佩云姑姑,早备好了五彩丝并九尾针,待到入夜时,携府中侍女,请与王妃一同乞巧。

苏苏在女红之事上,可比不过佩云姑姑及府中心灵手巧的侍女们,很快落了下风,谓之“输巧”,将早备好的礼物,赐予了佩云等人。

佩云等心知殿下要与王妃共度七夕良宵,聚了热闹、笑说了几句吉利话后,便都知趣地携礼退了下去,萧玦笑挽了苏苏的手,“来,我来帮你沐发染甲。”

苏苏轻嗔:“一个王爷,像什么样子…………”

萧玦笑道:“不管什么样子,都是你的夫君。”

七夕女子有“沐发染甲”之俗,萧玦先用柏叶、桃枝煎熬的香汤,替她沐发,仔细擦拭干净后,又将她拥在怀中,挑染凤仙花汁,帮她染甲。

十指寇丹,殷红如玉,苏苏揽着湿发,在秋光银烛中,含笑看着,萧玦又取了一道锦匣来,“七夕贺礼,打开看看。”

苏苏打开一看,竟是珍稀的古乐谱《长相思》,惊呼一声,“哪里得来的?”

萧玦见她果然喜欢,微有得意地搂她入怀,“是我从谢小公子手中收来的。数日前,我打听到这古乐谱一直在他手中,说是不少人出以千金高价,他都不肯转让,本来还担心钱财购不来,可至空雪斋道明来意后,他竟分文不取,一句话也不多说,直接就将这古乐谱赠予我了,想是因他兄长谢意之是我姐夫,看在他大哥的面子上吧。”

苏苏边看着《长相思》乐谱,边道:“我听说谢小公子天资聪颖,但性子有些异于常人。”

萧玦笑道:“是呢,我一入那空雪斋,都疑心丞相府侍从走错了地,将我带入了什么深山禅院。”

他见苏苏专注地看着乐谱,也不与他说话,无奈一笑,手遮在乐谱上面道:“明日再研究好不好,今夜可是七夕啊……”

苏苏笑将乐谱放下,与萧玦一道来到中庭拜月。

苏苏跪于香案前,双手合十,默然祈愿,萧玦侧首看她,“许了什么愿?”

苏苏衔着笑意低头,“七夕之夜,自然祈愿与殿下今生今世,永结为好。”

萧玦却道:“我许的却不是这个”,见苏苏诧异看来,眸中微有落寞,飞快倾身,轻啄着她唇笑道:“我祈愿,永生永世,永结为好。”

他将苏苏抱入怀中,动情低道:“一世怎够,来世,来来世,你永远都是我萧玦唯一的妻子,纵海枯石烂,也绝不与卿相绝。”

向来七夕,宫中皆有妃嫔夜宴,乞巧拜月,热闹非凡。

圣上虽淡待后宫已久,但这等佳节,往年还会去宴中坐坐,但今夜不知为何,只倚坐在承乾宫寝殿前的长廊下,对着泻如水银的清泠月色,一遍遍地按箫,款吹着同一支曲子:

《春江花月夜》。

渐已三更,夜深露重,曹方思量圣上平日就极少召妃嫔侍寝,如此夜深,应更是无意了,便趋近前请圣上早些安置。

但圣上却不动身,只轻抚着墨漆九节箫,轻声自语了一句:“何处春江无月明…………”

曹方正不解,圣上却又忽然起了身,将那箫扔到他手中,嗓音凝沉决断,端抵是天子威严。

“将这箫烧了,再传徐才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之前想看今生或前世的评论差不多五五开,没有一边倒的偏重,所以前世今生的交错更新频率,作者看个人心情写

听歌《一生等你》很好听,而且听歌词老想到小谢…………

铺陈纸笔情字里写满你

花开十里翩翩为你

弹拨琴曲如同身后站着你

落雨一地痴痴等你

用这一生一世一期一会的相遇

换有你在身边的一幕朝夕

就这一字一句一心一意的期许

为和你屋檐下听一场雨

用这亦深亦浅亦近亦远的距离

为遗憾和纠缠添一抹诗意

就这亦苦亦甜亦梦亦幻的缘起

为和你刀剑下饮酒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