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亲缘

    阖宴寂静,只闻上首圣上笑问宸妃娘娘,“你觉着如何?”

人人皆想,宸妃好不容易撇清与大理寺卿的关系,时隔多月,重获圣宠,若此时反对大理寺卿婚事,定会立遭圣上疑心,为了稳固来之不易的复宠,她应会颔首称“好”,或者至少至少,保持中立,不会明着反对。

但谁知,宸妃娘娘轻抚着怀中的猫儿,懒懒一抬眼,竟就直截了当地两个字,“不好。”

阖殿人俱屏声息,圣上却是笑了笑,问:“为何不好?”

宸妃道:“瞧着面相不和,姻缘寡淡,婚后怕是要不宁的。”

圣上闻言笑道:“苏卿原会看面相”,持盏饮了半口酒,唇际笑意更深,“那你瞧着,大理寺卿与谁面相相契呢?”

宸妃不语,阖殿沉默,只听圣上嗓音悠悠道:“朕瞧着,大理寺卿与苏卿,倒是面相相契,颇有缘分。”

这话一出,宸妃没怎么着,大理寺卿神色淡淡,倒是谢晟与谢意之,两颗心立即提了起来,王公朝臣们,也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不知圣心何意,俱紧张等待着聆听圣意。

谢晟正于席中忐忑,忽听圣上问:“丞相膝下无女吧?”

谢晟立离席回道:“是,微臣福薄,膝下唯有意之、允之二子。”

圣上笑,“有这样两位青年才俊、国之栋梁为子,莫说满朝臣工,朕都有些羡慕你,你却还喊福薄,真是讨打。”

谢晟听圣上语意轻松,心略宽了宽,陪笑道:“是是,老臣失言。”

“都道儿女双全,方是一个‘好’字,丞相虽福气深厚,但到底还差一半圆满,今儿,朕就帮你把这一半添上了”,圣上眸光笑意舒和,缓掠过宸妃与大理寺卿,再落到谢晟面上,“朕瞧着苏卿与大理寺卿,面相像是颇有亲缘的,苏卿幼失父母,多年来无双亲慈护长大,朕也心疼。丞相与夫人,能教导地双子如此才德兼备,可见是世上一等一的好父母,今日可愿收一义女,成了‘好’字?”

谢晟万没想到圣意如此,一怔后方跪道:“陛下天恩垂怜,这是老臣与内子的福气,自然愿意。”

阖殿诸人,正如谢晟一般,万万没想到圣意竟是如此,俱怔在当场,明帝笑看身边女子,“那你愿意吗?”

怀中猫儿因抚摸中断,不满地轻喵了一声,用毛绒绒的小脑袋,去拱那只凝住的玉手,苏苏被暖烘烘的热意一拱,似回过神来,道:“当然”,命人斟了三杯酒来,赐予谢家父子,自己也捧盏起身,敬他三人。

谢晟、谢意之,揣度圣上此举,令允之与宸妃,结为异性姐弟,应是彻底放过他们先前宫外私会一事,不再计较他们少时私情,想到此后允之,再不会因与宸妃少时私情,而被有心之人发难,心内俱是松快,手捧玉盏,道出“谢门荣幸”等谦贺之辞。

话头传至谢允之时,他如父兄,双手捧盏,眼望着上首的华服女子,字字清声道:“臣谢允之,三生有幸。”

一场姻缘未成,倒全了另一桩亲缘,宴散,诸臣离殿,心中盘算着宸妃先自巫蛊之案脱身,如今沾上这等私情之事,亦能重获圣心,不仅连带着大理寺卿无碍,还获得了半个世家女的身份,被载入华容谢氏家谱,承蒙圣上之恩宠,真是不可估量。

慕容离亦惊圣上竟能如此大度,先前闻听她竟因与谢允之宫外私会而失宠,当新鲜热闹事看的同时,想起那年慧觉寺之乱,心中倒有几分敬她胆大与痴情,后来她重获圣心那日,他人亦在梅林,远望着她与圣上那般并肩远去,不知怎的,竟想起那年在九玄塔,他独倚栏杆,望着她与萧玦于茫茫飞雪中并肩离去,双道雪印平行绵延愈远。

他本就一人独倚高塔,现下她与萧玦走了,他复归一人,本也应该,也是寻常,可遥望着她二人身影融入风雪之中,眼望了望她方才倚过的地方,再望了望雪下的盛世长安,心中莫名浮起一念,如被蚁类细细啮咬。

他惯历风月场,知道那是什么,不该有,不能有,当即强行于心头剔去。情字误人,端看萧玦、谢允之甚至当今圣上,皆是人中龙凤,却都因她而变,所谓祸水,便当如是。

但他绝不能变,他身上担着父亲与小枫,担着长平侯府的荣光,担着众多忠心旧部的隐秘追随。当年长平侯府生死一线,他尚在稚龄,却为小枫,为长平侯府,为一众忠随,也为他自己,下了狠心,动了毒手,从那一刻起,他就已身在无间地狱,但在此世终了、迈向地狱之前,许多事,也非做不可。

终是与天一搏,天若有情天亦老,无情无心,方能清醒,方能制胜,而她,太重情义,竟拼着好不容易到手的复宠,去为谢允之推脱婚事。

谢允之其人,未来不可限量,能请得圣上指婚,令小枫嫁与谢允之,埋下钉子,自然是好,趁着她刚复帝宠,圣上似对谢允之刚消芥蒂,如此大好形势下,请旨赐婚,令谢允之婚娶,彻底消了先前流言,本应正合圣心,她也不敢有异议,该是十拿九稳之事,可她,总是叫他意外的。

他拿她做捭阖局势的棋子,真的,拿捏地住吗…………

慕容离徐行殿外,见谢家父子在前,一晃手中折扇,含笑上前,“圣旨虽未下,可小妹真心仰慕,大理寺卿可愿结缘?”

谢允之道:“郡主错爱,缘分不可强求,谢某生受不起。”

慕容离眼望着紫衣翩然、神情淡漠的年轻朝臣,忽地想起当年曲江之畔,拉着少女纵情奔跑在温煦春风中的玉衣少年,一笑道:“原来谢大人相信面相一说,罢了,情缘淡,亲缘浓,那慕容离在此,恭喜谢大人,认了位好姐姐。”

谢允之道:“多谢。”

长平侯世子身影远去,一旁的谢意之暗观弟弟神色,想他这弟弟,天生性子孤清,本是个红尘外人,此一世只动了这么一点尘心,却先是怀王,后是天子,一次比一次令人绝望,到最后还担上了姐弟的名分,也是可怜,本来欲训告他的语气,也不由放柔放缓,轻叹道:“慕容离说话惯来不中听,但有一句说得对,情缘淡,亲缘浓,陛下如此行事,已是对你、对她来说,最好的结果了,你与她,此世注定无情缘,能有这么一份亲缘,也算浮生相守,不要太难过。”

谢允之却道:“哥哥错了”,夜色下,他微微仰首,眸如静水,映着漫天繁星,“我是真心欢喜。”

御驾回殿,苏苏每次踏足此处,都会想到这里是她前世身死之地,连在何处服下黄泉醉,何处伏榻死去,都记得清清楚楚,再想着前世临终撂下狠话,要与明帝“黄泉碧落,永不相见”,眼望着那人走了过来,将她抱在怀中,不由轻笑了一声。

明帝微垂首看她,“高兴?”

苏苏推开他往后殿汤泉处走,“当然高兴,活了这么些年,平白得了这样一个好弟弟,终于有男子叫我一声姐姐了,怎不高兴?”

明帝随她脚步笑道:“便知道你会欢喜。”

玉石龙首吞吐着暖流倾泻,氤氲的水雾弥漫,恍若传说中的蓬莱仙境,一泓清波之上,飘浮着的螺钿漆盘,随着悠漾的温泉,缓缓浮游到她身边,苏苏执了漆盘上的玉壶,刚倒了一盅酒,还未及细饮,就已被那人夺去,径灌入喉中。

她不掩嫌弃地道:“明明还有一只酒盅,抢我的做什么?!”

明帝笑拿了玉壶,为她满上一盅,“怎还这般小气?”

倚着池壁对酌慢饮,明帝笑与她说些话,而苏苏转着手中玉盅,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一声,一盅一盅,壶将渐空,原因热气氤氲生红的双颊,更添醉色,她搁掷了空杯,呢喃轻道:“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明帝双眸一亮,“好诗”,笑搂着她道,“正合此时情境,只卿且别醉眠,徒留朕冷清寂寞。”

苏苏嗤笑,“这样的好诗,我哪里作得出,是先前在灵州认识的书生大作。”

明帝目光微敛,搂她的手也紧了紧,“就是那个在云梦湖边,和你深夜对饮长谈的?”

苏苏醉扶额道:“便是了,他叫沈霁月,便正如霁月光风一般,才华横溢,人也生得轩俊爽落,有竹林贤士旷达之风,又年轻…………”

话未尽,就觉明帝箍她的手跟着一紧,径将她搂贴在身前,苏苏醉笑着,将他先前那话抛回:“怎还这般小气?我不过实话实说罢了,堂堂天子,还听不得真话吗?”

明帝笑意凉凉地看她,“真有你夸的这么好?”

“见仁见智罢了,不过年轻是公认的,错不了”,眼见着明帝似要恼,苏苏边挣着要游到一旁,边笑声道,“至于陛下如何看他,亲眼见了便知。”

明帝一把将她捞回,扑起的水花,溅在她的身前,如雨水蜿蜒而下,往无尽风光处隐落,明帝喉咙微紧,瞧着她眸子含谑,是在有意逗他,心也似被猫爪似的,柔柔挠过,那点恼意也没了,轻吻了吻她,笑道:“待朕明年在修文殿等着看看,是不是有你说的这般好,旁的也就罢了,若不年轻,那你可就欺君了。”

苏苏笑问:“陛下要召他一见吗?”

明帝道:’“无需召见,人生得如何且不论,能作得出这样的好诗,若过不了乡试会试,到朕跟前,那就是考官之过了。”

苏苏不再言语,唇际衔笑地阖上双目,似醉得更厉害了,软软依伏在他身前,明帝含笑抚她微酡的双颊,“睡啦?”

无声应答,明帝笑意更浓,“你便真‘醉眠’了,朕也不‘去’的”,手悄探至水下,至她腰窝处轻轻一挠,便见女子嗤地一笑,如尾鱼扭挣起来,似要曳游逸去。

可天下都是他的,又何况一泓温泉,明帝很快将温香软玉“捕”入怀中,细吻那冰肌雪骨,凝脂霜肤。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她素来体寒,肌肤温凉,总要他一点点地去暖,可此时在这温泉中,在酒意催发下,却暖得发烫,燎得他心火如灼,寻津止渴。

平日他好清醒,喜欢看她冷凝如冰的容色,一点点地被他碾碎,揉为一捧春水,可此时此刻,这般醉着,似也不错,双手如初春新柳,柔柔勾在他颈后,交颈缠绵时,细吟轻颤,春色嫣然,被抵得深了,微蹙眉尖,睁眼望他,眸中有欢好的媚态和醉酒的茫然,既像是摄人心魄的祸水妖精,又像是天真不知世事的孩子,他将她汗湿的乌发,拂至耳后,抵靠着池壁问她,“我是谁?”

她瞬了瞬醉得幽亮的眸子,咬唇一笑,“萧玄昭。”

明帝捧着她的双颊,深深地吻了下去,既肯吹那支《清平调》,便是低了头了,或者说,他就当她低了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  皇帝:找了个台阶下真是美滋滋~

感谢最爱神来之笔补分和地雷~

感谢小纯洁地雷~

感谢“叛逆的齐木楠雄”,营养液~

说下更新频率,身体时间精力都好时,双更甚至三更都有可能,身体时间精力有问题时,日更也不能保证,因为自己也不确定,又无存稿,所以从来没有做过更新频率方面的任何承诺。每次码完字发完一章后,习惯过段时间再看一遍捉虫修改一些用词(不发了立即看,是因为那时候脑子不清醒,过段时间看,可以用读者角度阅读),所以可能会造成伪更现象,但非故意,故意溜读者这种鬼锅作者不背,喜欢追的一天刷新一次就好了,喜欢养肥的可以攒着几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