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萧玄昭平行番外10

    虞家人自然大惊失色,问她为何,苏苏实在说不出口明帝一事,只说是想为过世的父母亲祈福,虞家人便笑,祈福何必非要出家,白白误了一桩好姻缘。

但素来善解人意的苏苏,却仍执意要出家,虞家人心中渐都起疑,询问跟随苏苏的仆役,小姐在离家这段时日,身边发生了何事。

阿碧最听苏苏的话,苏苏没让她开口,她便一个字也不说,但其他几个仆役不同,见主子们严词厉色,害怕被责打,便把三小姐的嘱咐,抛之脑后,将所见所闻,全都说了出来。

“……三小姐回到洛水没多久,隔壁就新搬来了位姓赵名宣的商人,与三小姐交游了些时日后,不知何事开罪了三小姐,三小姐不肯再见他,他就搬走了……后来,又有位魏公子来纠缠三小姐,三小姐为躲避他,假装染上了花疮,结果,这病把魏公子吓跑了,却把赵先生给勾回来了,他带了许多大夫来,要给三小姐看病,三小姐自然不肯,他就硬闯入了三小姐闺房,也不知是被三小姐还是阿碧打破了头……这一打,他带的那些下人和大夫都急了,都喊他陛下……”

这几个仆从其实对内情知之不详,但仅仅是将看在眼里的事情道出,就足够令人瞠目结舌的了,虞思道与虞元礼本来听见又是什么赵先生又是什么魏公子,脸色都不好看,一听见“陛下”二字,登时双双腿软,冷凝的面色立转为惊惶,“编排圣上是死罪,不许胡说!!”

仆从们委屈磕头,“奴婢们哪敢胡说,真是陛下,那些大夫都是太医,那姓曹的管家,就是御前总管,陛下被打破头后,在三小姐宅子里养伤住了几天,戍守的侍卫密得连只虫子都飞不进,天底下,谁人有这样的气派,又有谁敢冒充天子呢!”

赵宣……萧玄昭……苏苏回洛水这段时间,圣上人确实在洛水,如今苏苏回京了,圣上也终止了南巡,正在回京的路上……

虞元礼越想越是心惊,回身看父亲也呆在那里,祖母、母亲等更是木着双眼,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虞元礼忍住内心惊惶,渐将目光移落在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小妹身上,颤声问:“……苏苏,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苏苏慢慢点了点头,虞思道仍然不敢相信,“你……你把陛下给打了?”

苏苏把要“认罪”的阿碧拦在身后,屈膝朝虞思道与虞老夫人跪道:“伯父,祖母,让我出家吧,我人微福薄,高攀不起皇室,愿常伴青灯古佛,为大周祈福,为失手伤了陛下一事赎罪。”

虞家是诗书之家,闻听苏苏搅进了皇室父子之间,个个震惊不已,先前怀王来府,言语间暗示他并非要纳苏苏为妾,而是要娶她为正妃,想来一名年华正好的少女,自然该倾心绮年玉貌的少年郎,愿做一府正妻,圣上已是快四十岁的人了,比苏苏生父都要年长,天子的女人说来好听,可一入深宫,谁知恩宠能有几日,因着一时的垂青,换个“美人”“才人”的头衔,风光最多几个月,然后将一生凄清地葬在那里,连与家人相见都是难事,苏苏是个不重名利的聪明孩子,怎会想不透这里面的事……

燃文

虞家人认定了苏苏是因爱慕怀王,不愿委身于圣上,只能出家避开,他们私心揣度,若皇室父子争一女的事情闹开,虞家的礼义声名,也要跟着蒙尘,圣上在洛水许是寂寞了,偶然遇着貌美的苏苏,突然起了点心思,可宫中美人如花,也许圣上回了京,重入了温柔乡,满目繁花,哪里还顾得上一个素净的出家女子,兴致淡了,也就丢开手了,只要事情不闹开,届时苏苏再回家里,悄悄寻个好人家嫁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虞家人议定了主意,没将苏苏往尼姑庵送,而是送往了玄真观,这里原是一位出家为道的大周公主所建,后来长安附近一些官宦人家的女子,若想静修学道,都会选择拜入玄真观。

但那些未出阁的少女,往玄真观静修学道,要么是为家人祈福,要么是博个声名,至多一年半载,便各回各家,议婚嫁人,苏苏想她这辈子大抵真要做个女冠了,也好,清静,此后做个红尘外人,什么皇帝王爷都与她无关了,她这样想,俨然把“入道”当作了一件终身事业,舍弃一切簪钗水粉,戴道冠穿道衣,每日阅书弹琴,超然物外。

然,她是超然了,萧玦要急死了,他听说苏苏回京,特地择佳期良辰,沐浴更衣,携礼去见心上人,谁知人到了虞府,虞府上下都跟不敢看他似的,结结巴巴说苏苏出家为道了。

萧玦是如闻霹雳兼一头雾水,他快马加鞭赶到玄真观,苏苏死活不肯见他,萧玦杵在门外,再三向她致歉他当时太心急了,他愿和她细水长流地慢慢交往,互相了解后再谈婚事,他不明白苏苏为何不肯见他,甚至为避他还出家做了女冠,他萧玦是洪水猛兽吗?连见一见都不能吗?

他情深意切地说了许久的心里话,最后苏苏开了门,眸光复杂地望着眼前的少年,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轻道:“我很感激殿下对我的厚爱,但我们,真的没有缘分,我不是殿下的良人,殿下会找到真正的好女子,携手共度一生的。”

她说了这一句,又把门关上了,无论萧玦再怎么拍打倾诉,都不开了。

萧玦不能强行破门而入,他失魂落魄地离了玄真观没多久,又听到了一个消息——他那封被父皇压了数月不批的请婚折,被驳回了。

明帝原来压着那道请婚折的本意,是想追到洛水,好好与苏苏相识相交,与自己的儿子公平竞争一回,让苏苏自己选,若她仍坚持选玦儿,那他这个坏了人家两世姻缘的恶人,也就罢了。

但,他明显是高估自己的道德心胸了,在洛水与苏苏相见没多久,他就意识到,哪怕已拥有了她两世,他仍是不知足的,让他看着她与别人双宿双飞,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她坚持选玦儿,他硬逼着自己批允了那请婚折,保不准哪日,他在家宴上朝她看上一眼,就又会因嫉妒发狂,控制不住自己,做出夺媳的事情来,到时候,麻烦更大,这折子,万万不能批。

明帝人还未到长安,就已先听到了苏苏出家的消息,他也不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她人在大周,哪里跑得出他的手掌心呢。

明帝回宫的第一件事,就是驳回了萧玦的请婚折,他看着急急入宫询问缘由的儿子,淡淡撂下一句话,“不要觊觎你未来的母后。”

作者有话要说: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