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萧玄昭平行番外9

    苏苏见明帝摆着手凑近前来,立往后退,明帝动作一顿,自己端正了坐姿,眼神仍小心翼翼地黏在苏苏脸上,轻轻道:“就三十……”

苏苏被明帝握着的那只手,都快僵得发麻了,她咬了咬唇道:“宫中的娘娘们,定是兰心蕙质、国色天香,民女蒲柳之姿,性情乖戾……”

明帝匆匆打断她的话道:“在朕心中,你就是天下最好的女子!”

苏苏抬眸看向一脸真诚的明帝,觉得他真的病得不轻。

明帝见苏苏盯看着他不说话,笑了笑,又悄悄凑近了些问:“你觉得朕如何?”

苏苏默了默道:“陛下天威赫赫,文成武德……”

明帝“嗳”了一声道:“只当普通男子来看。”

苏苏觑看着明帝,不说话了。

明帝静了片刻,低声问:“朕是不是年纪太大了?”他看苏苏不说话,沉默须臾,“自我贴金”地补了一句,“其实年纪大些,会疼人。”

苏苏更加无言了,明帝轻叹了一声,“其实朕比玦儿懂你,真的。”

苏苏终于忍不住问出口,“陛下从前见过我吗?”

“见过”,明帝含笑望着苏苏道,“在梦里。”

他在苏苏惊羞的眸光下,轻轻在她手背印下一吻,“有悲有喜,有酸有甜,你是朕的劫,朕最难解的痛苦,都是因你,可最真心的欢喜,也只因你。”

阿碧忐忑不安地侯在室外,见小姐忽然失魂落魄地跑了出来,担心地迎上前问:“小姐,您没事吧?”

小姐却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走到她房里,倒了些水在盆中,默默洗手。

阿碧看得心慌,见小姐脸色发白,失神地洗了又洗,双手一直浸在水中,忍不住制止了她的动作,担忧地凝望着她道:“小姐……”

苏苏回过神来,对上阿碧担忧的眼神,勉强笑了笑道:“我没事。”

她在阿碧房中坐了许久,始终心神不宁,方才圣上吻触她手背的一瞬间,有极其可怕的画面随即侵入她的脑海,令她脊背发寒,浑身血液都似瞬间冷透,连圣上说什么都没听清,就赶紧硬抽出了手、跑了出来。

《仙木奇缘》

那些可怕的画面,犹如噩梦,梦中帐帷鲜红如血,圣上不复温和模样,面沉如铁,狰狞如野兽一般,蛮横地压在她的身上,用力撕扯她的衣裳……苏苏稍微一回想,便觉遍体生寒,为何会贸然想到这样可怕的事,是因为她太过抗拒成为他的后宫妃嫔吗?

苏苏正茫茫然地想着,又听外头曹总管在喊,“虞小姐,陛下在找您。”

苏苏万分抗拒却又无可奈何地走出房门,在自己家中,如个外人随曹方引领,来到庭中海棠树前,明帝就坐在树下秋千架上,见她来,朝她伸出手道:“来,坐朕身边来。”

灿烂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海棠枝叶,疏落有致地洒在明帝身上,温和明朗的面容,与那阴鸷可怕的人影重合,使苏苏迟迟迈不开这一步。

曹方看圣上手都快伸僵了,在旁看得心焦,轻咳了一声,“虞小姐……”

苏苏缓缓挪步上前,自也不敢握住明帝的手坐他身旁,只走到他面前,慢慢定住了。

明帝以为苏苏方才是因为害羞突然跑了出去,此时见她垂首站着不动,以为她“害羞劲儿”还没过去,笑着要去牵她的手,却见她整个人腾地向后退了一大步,眼中是来不及掩饰的惊恐和戒备。

怎么越是温柔小意地向她倾诉情衷,她越是害怕自己……明帝怔在那里,苏苏也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此举不妥,垂下眉眼就要请罪。

她刚微一屈膝,明帝即伸手扶起了她,“不用对朕下跪,那些繁文缛节,你都不必守,朕说过,朕在你面前,就是名普通男子,别怕朕……”

无论明帝如何温言软语,苏苏怎么也忘不了那些一闪而过的可怕画面,她勉强提着精神,陪侍了明帝几天,被夜夜噩梦惊扰地心神疲惫,最后忍不住道:“民女住处简陋,陛下还是回行宫养伤吧……”

明帝自也看出苏苏这几日形容憔悴了些,无论他如何表露深情,她总是怕他,面对他时小心翼翼,也许,他是皇帝这件事,给她的冲击太大,需给她时间好好缓缓……

这一世,他没有批允那该死的请婚折,与她有的是时间,明帝看她这几日实在不自在,遂温声道:“那朕回行宫住几天,过两天来看你。”

苏苏绞着手指道:“我……我要回京了……”

明帝一讶,随即道:“你一名女子,身边只几个仆从,如此上路回京实属不便,还是同朕一起回去吧。”

苏苏赶紧摇了摇头,明帝微眯着眼看了她一会儿,心道虽然此世他有的是时间,但有些事需得及早定下来,以免节外生枝,毕竟,他还有个风华正茂的好儿子,心心念念地守等着她呢,他想了片刻,笑道:“你既不愿,那朕派些人便装保护你回京”,一顿又道,“朕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朕,无妨,朕给你时间,让你一个人清静地好好想想,慢慢接受,今年的腊月十五,是个成亲的好日子,朕一回京就会亲自操办,一定给你一个,天下无双的盛大婚礼。”

这最后一句话,简直是苏苏的催命符,她一路忧愁地回了京,虞府众人,则满面喜气地迎她入了府。

虞家上下,早已从虞元礼口中知晓了怀王殿下对苏苏的心意,苏苏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怀王府多次派人送礼来,甚至一次虞老夫人染病,怀王殿下还特地请了名留守京城的太医来看,并亲自上门探望,虞老夫人对这位身份高贵却谦恭有礼的少年王爷,简直是一百个满意,在为苏苏举办的洗尘宴上,动情地握着她的手道:“你有这样一桩好婚事,祖母也就放心了。”

苏苏面对祖母的笑容,心中更是苦涩,她权衡许久,终是站起身来,轻道:“孙女不孝,有一件事,想请祖母允许。”

虞元礼闻言笑道:“怎么,想请祖母帮你绣嫁衣吗?这可不行,这嫁衣啊,自己亲手绣,意头才好。”

满桌的人都笑了起来,虞老夫人笑拍了拍苏苏的手,“好孩子,有什么事,你说吧。”

苏苏道:“……我想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