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放心

    苏苏那时其实被萧照刺激狠了,一手关爱教养的孩子,竟敢在背后捅刀,并趁她意识不清时占有了她,而倾心托命相交多年的知己,竟也背叛了她,她在刺激之下,决定用最快最简单的方法,以自己为赌,去离心他们君臣,才有了那样一个意乱情迷的午后。

当时她整个人看似平静,其实内心已处于一种几近狂乱的状态,极尽勾撩之事,诱她曾经的知己,与她肌肤相亲、共赴巫山,当时她觉得没什么不可以拿去用,不过一具躯体,一次欢好,既然萧照得了手,只要目的能达成,再给了谢允之,也没什么,对于当时被刺激地心智大变的她来说,事情做得水到渠成,几乎没有心理障碍。

但如今时隔两年多,苏苏已然平静许多,如今再回想那日疯狂的云翻雨覆、锦帐春暖,虽然不悔,但也觉得自己那日是有点疯了,此时见谢允之闻言匆匆转过脸去,她看不清他的神色,但看得清他的耳垂红得似能滴出血来,正像那日她解衣坐在他身上,极力诱吻他时一般,苏苏本还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可看他反应这样大,一讷之下,也不知该说什么,登时脸也有点烧。

室内陷入沉默,阿宝不解地仰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搭在谢允之手上的小手摇了摇,谢允之收回心神,努力平静下来,看向苏苏,眸光复杂,默了默问:“陛下他……”

苏苏捻坠的手一顿,慢慢垂下手,轻笑一声:“他是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想做什么,谁拦得了他,想睡在哪儿,谁赶得走……”

她见谢允之闻言眸色更深,笑了笑道:“被自己养的狼咬了,却也不能把他怎样,打无用,骂无用,终归利益一体,事情若真闹开了,我亦受累。”

苏苏点到即止,躬身握着阿宝的小手逗他玩,感受到谢允之复杂的眸光一直沉默地落在她身上,她此行目的也正是为此,任他凝看了许久,亲了亲阿宝的小手道:“……我从没想过我今生还会有为人母的一天,阿宝是个意外”,她顿了顿道,“我也曾想过,要不要让这个意外消失……”

苏苏余光瞥见谢允之手一颤,慢慢伸手过去,握紧了他的手,“……也许是命吧,我跟萧家人纠缠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孩子,和你不过那么一次,竟就有了……我知你心中怨我,我也怨你,当知晓阿宝的存在时,我也曾犹豫,要不要他,但也许,这是我此生唯一一次做母亲的机会,我终究,还是把他生了下来……”

苏苏将他的手牵覆在阿宝的小手上,“你说,如果当年我真的嫁给你,阿宝会不会提前来到这世上,我们一家人,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我这一生,如果能这样过,倒也很好……”

柔腻的指尖,在谢允之手背悠悠一滑,苏苏低低一叹,“……可到底……也没有这个命……”

她抱起阿宝起身,向外走去,将近门时,终听见谢允之轻轻说了一句,“你放心。”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他只说了这三个字,再未说什么,只静静地将她与阿宝送至谢府门前。

苏苏只带了十几名侍从出来,而此时门前却多了辆油壁香车,多了许多精壮干练的侍从,左右撩起车帘,苏苏见着那里头坐着的人,先是一愣,继而觉得他来得甚好,她刚把火点上,他来浇把油,也不错。

车中的萧照,迫不及待地走下车来,瞥了行礼的谢允之一眼,眼中便就只有苏苏与阿宝。

他一上来就抚了抚苏苏的手,关切道:“娘娘穿得单薄了些”,说着将身上的墨狐裘,解披在苏苏身上,阿宝看见萧照,直接双眼笑眯了起来,朝他伸出了小手,萧照一把抱起了他,将他头上戴得小风帽,拢得更严实。

苏苏也不先问他为何追来,任他一手抱着阿宝,一手揽在她的肩上,动作亲密地将她扶上马车,临进车厢前,她悄看了眼门边躬身送别的谢允之,收回目光,进入车内,萧照随后跟上,车帘放下,苏苏方问道:“皇上来做什么?”

“朕一人在宫中着实无趣,出来陪陪娘娘和阿宝”,萧照笑逗了会儿阿宝,看向苏苏道,“阿宝还是第一次出宫,我们带他四处看看?去西市如何?”

从前苏苏带着小时候的萧照微服出宫游乐,第一次去的,就是胡商云集的长安西市,她看了萧照隐含期待的目光一眼,点了点头,萧照面上的欢喜之意毫不掩饰,立即命人驾车往西市去。

马车粼粼远去,拐过街角,彻底消失在谢允之视线之中,他回过身,慢慢往回走时,见母亲神色匆匆地追来,手里拿着个吊坠样的饰物,撞着他往回走,立露出惋惜之情。

“这是你小时候戴过的平安锁”,见爱子将目光落在她手上,谢夫人耐心解释道,“你幼时有次重病,母亲去寺中为你求了它来,你戴上它不久,病就渐渐好了,这些年,母亲一直将它供奉在佛龛前,想来灵性福气更大,母亲原想把它送与小殿下,可又想这是旧物,拿不出手,这般犹豫了许久,下定决心过来时,娘娘却已带着小殿下走了……”

谢允之从母亲手中拿过平安锁,置于掌心,静静地端详着,谢夫人看着自己这个至今未娶的儿子,看他神情越是平静,心中越不好受,许久轻道:“若这孩子,是你与娘娘的……那该多好……”

谢允之唇际勾起些许淡薄的笑意,“母亲糊涂了。”

“……是……我是糊涂了……”谢夫人料想允之应没甚心情吃宴了,遂道,“你别回去宴厅了,回空雪斋歇息吧。”

谢允之“嗯”了一声,却未提步回空雪斋,原路返回了后堂,将苏苏先前藏起的那半只橘子找出,在方才坐过的地方,重又坐了。

不久前,这是还是“一家人”,现在,又只有他一个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他的美梦,也醒得这样快。

谢允之慢将一瓣橘肉剥出,放入口中,其实,她不必这样哄骗他的,“你放心”,这三个字,又岂止是说说而已,既然她不再信他,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拉拢他做事,那他就顺她的意,配合她,好叫她放心。

橘子很甜,难怪阿宝吃得双眼弯弯,但弥漫在唇齿间的香气再甘甜,却抵达不了寂涩的心底,谢允之望着手中黄澄澄的物事,许久,淡淡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小谢其实蛮宠女主的,别人的宠是硬把自己觉得好的往女主身上塞,小谢的宠是顺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