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害羞

    萧照与苏苏一直守在榻边,到后半夜,阿宝开始出汗,身上不再那样滚烫,候在外殿的太医来看也说好多了,请陛下与娘娘宽心。

萧照喜不自禁,忙对苏苏道:“阿宝没事了,您快去歇息吧,还是让御膳房进夜宵,您先用些?”

苏苏只是摇头,静静地望着榻上的阿宝不肯离开,萧照没办法,只能将苏苏的狐氅拢得更密,搂她更紧,约半个时辰后,倦怠不堪的苏苏,因心弦松弛,倚靠着萧照睡着,萧照小心地将苏苏打横抱起,抱到另一张榻上安置,动作轻柔地脱掉她足上的绣履,帮她展被盖上。

他凝望着榻上倦累熟睡的女子,轻轻将她面上的几丝乌发拢顺至耳后,手流连在她颊处,柔柔摩挲,不忍离去,渐渐低下身去,欲悄悄落下一吻,然终究还是停在玉颊红唇前,缓缓起身,目光温柔地,将她的手轻轻掖入被中。

萧照与苏苏表面平静内里僵滞的关系,竟也自这一夜后缓和了些,阿宝虽然烧退了下来,但每天都还要喝药,每次热药端到他面前,苦涩的药味一散开,阿宝就嘟嘴皱鼻,直往萧照怀里钻。

孩子虽小,但也能感觉得到谁纵容他些,谁严厉些,他希望通过向萧照撒娇,来避免这种“苦刑”,但苏苏总是毫不留情地让他转过来,并拿眼瞪萧照。

萧照就无奈地一边哄劝阿宝,一边硬让他转过身,紧箍住他的小手小脚不许动,苏苏就赶紧试试药温,狠下心,想一鼓作气地把药给他喂了,然而往往没喂几口,萧照看阿宝“痛苦”地很,小小眼圈儿都憋红了,就会舍不得他这么受苦,出声拦道:“好了好了,先喝这么多吧”,或者说,“其实也已经不烧了,喝这么多就够了。”

苏苏对萧照这样的行为,真是好生气,明明可以赶快喝完然后给阿宝喂糖,他非要把它延长成煎熬的“慢刑”,还“喝两口就够了”,这才刚好呢,要是少喝药又复发怎么办!

两人总为此事意见不一,有时甚至是阿宝一向萧照含泪撒娇,萧照就受不了,抱起他往里走,苏苏更受不了了,端起药碗往里追,就这么闹闹嚷嚷,将之前假装的平静打破,两人关系反而亲近了许多,萧照明显地感觉到,苏苏对他,渐渐不再那么排斥疏离。

他想,纵使有再多的怨恨纠葛,他们也是人父人母,对阿宝的爱是一样的,并且,这种爱,会让他们一生紧紧系牵在一起,九叔已死,谢允之已与她离心,在这世上,他与阿宝,就是她最亲近的人。他知道的,她虽然口上厉害,但心,却比谁都要温暖柔软,他们有一生的时间去相守,时间还很长,也许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他,也许这一天,并不会太久。

阿宝病愈后八/九天,苏苏都没敢让他出去玩,直到这日谢太师大寿,苏苏想着阿宝天天在殿里闷得慌,不如带他出宫看看,遂将他穿得严严实实,一起微服离宫。

苏苏到谢府时,来贺寿的宾客都已入座,她让门上不要张扬,只悄悄去告诉谢家人,自己绕过喧哗的宴厅,直接在仆从引领下,去了后堂。

苏苏在后堂坐了,从果盘上拿了一柑橘给阿宝,由着他拿玩了没一会儿,谢家人前来拜见,苏苏让人扶起,并将备好的贺礼赐予她的“义父”寿星谢晟。

乐安公主看见阿宝十分高兴,谢夫人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孩子,见他真如乐安公主所说,发黑目亮、唇红齿白,真是可爱极了,且看她盯着他看,一点不认生地走了过来,仰起小脸凝望她,眸中的清澈光亮,倒有两分像允之小时候。

苏苏道:“夫人是我的‘义母’,论理,阿宝也该叫您一声‘外祖母’”,说着就走上前去,揽着阿宝教他学叫一声“外祖母”。

阿宝仰首望着这位面善的中年妇人,磕磕绊绊道:“……祖母……外……”

“臣妇怎担得起”,不等阿宝学完,谢夫人就满面是笑地蹲下身子,她情不自禁地抚了抚阿宝脸颊,觉得甚有眼缘,心中正十分喜欢时,余光瞥见允之还站在一旁,怕他看着心里不好受,遂道:“允之,你先回前厅陪客人说说话吧。”

bqgxsydw.com

但苏苏却道找允之有事,让他留下,其他谢家人自回宴中,诸侍也被遣守在室外。

阿宝歪首望着云袍清雅的男子,片刻后,似是认出了他是那个拒礼的人,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不要,那这个闻起来香甜甜的东西呢?

阿宝将柑橘往他手里送,谢允之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苏苏,苏苏笑,“你收下剥给他吧。”

她抱着阿宝在屏风前坐了,谢允之拿着柑橘跟站到一旁,苏苏让他在旁坐下,他却站着不动,直到苏苏笑说:“难道要我命令你吗”,方撩袍在一旁慢慢坐了。

苏苏将阿宝抱到二人之间,阿宝眼盯着谢允之手中的橘子,再急切地搭上他的手摇了摇,示意他快剥啊剥。

谢允之剥了一瓣橘肉送到阿宝唇前,阿宝低首衔嚼住,软软的嘴唇擦过他的指尖,澄澈的双眸,因快活漾起笑意,如有星子闪烁。

“……他瘦了……”

苏苏没想到谢允之在她暗示阿宝是他的孩子之前,就已这样关注阿宝,他们从前总共就偶然见过几面,近来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却连阿宝瘦了也看得出来,苏苏有些心疼地轻抚了下阿宝脸颊,“……是啊,发烧熬人,下颌都尖了些……”

谢允之轻声问:“他的病,都好了吗?”

苏苏点头,“病没好,我也不敢带他出来”,又笑,“快接着喂他吧,他正盯着你瞧呢,这可是个‘小馋猫’~”

谢允之唇际也不由浮起一丝笑意,他一边剥着橘瓣,一边想起圣上虽宠阿宝,却从未给他大办满月酒、周年等,低声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他是何时出生的?”

苏苏道:“去年夏末,一个雷雨夜。”

“顺利吗?”

“很顺利,我也……没受什么苦……”苏苏看阿宝吃了有小半个橘子,将剩下的橘子,从谢允之手中拿走,“好了,不能给他吃多……”

阿宝目光追着橘子,见苏苏把它藏起来了,想要伸手去够,可对上苏苏的眼神,又委委屈屈地低了头,略生闷气地往谢允之身上靠去了。

苏苏明显感觉到谢允之身体微僵,手指微颤,似是想碰碰阿宝,却又不敢,她笑牵了他的手,放到阿宝的小手上,“阿宝刚出生时,安安静静的,现在活泼了很多,他很喜欢和人玩的,你多和他说说话,玩一玩,他就认识你了。”

她略静了静道:“血浓于水,他会喜欢你的。”

谢允之握着阿宝的手一顿,抬眸看向苏苏,苏苏不习惯对谢允之说谎,短短一句话,便说得她耳畔发烫,见谢允之看过来,立即偏过脸去,无意识地轻抚摩挲着耳下悬系的紫晶耳坠,以缓解心中紧张难言的情绪。

许久,苏苏感觉到谢允之仍在凝看着她,暗暗平复了下心潮,摩挲着那流曳摇光的紫晶耳坠,嫣然笑看向谢允之,“怎么,还想要我这对耳坠?”

谢允之耳垂瞬间烫红。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在线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