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春梦

    苏苏走在萧i身侧,在内监的引领下,步入御书房,与萧i一道行了叩拜大礼,“儿臣/儿媳参见父皇。”

上首明帝沉声道:“怀王妃,你当初为何要掌掴自己未来的夫君?”

不待苏苏说话,萧i已重重叩首道:“都是儿臣的错,是儿臣当时行事莽撞,冲撞了她,请父皇千万不要怪罪她!”

明帝闻言哈哈大笑,“怀王妃,你可都听到了,有这样一位夫君,以后定要温顺柔婉,忠贞不渝,不可再生事端。”

苏苏垂首应了一个“是”字。

“都起来吧”,明帝起身绕开御案上前,是想亲手将新婚贺礼赠与i儿,但当看到那桃红艳裳的女子,缓缓起身,露出真容的一瞬间,竟不由自主地怔住了,脚步也定在原地。

厌恶感,一种前所未有的厌恶感,有如保护自己的本能一般,在看到她脸的那一刻升腾而起,并立即驱使他,去挑寻她身上的每一个错处,以加深这种厌恶,如艳俗的裙裳,粗笨的首饰,寡淡的妆容。

但,感觉胜不过他的双眼,他眼见为实,明明是极艳俗摆阔的衣饰搭配,可搁在她身上,反有一种特别的古灵可爱,并反衬得原就清丽的容貌,愈发超尘脱俗,非是尘世金银俗物可擅加修饰。面见天子,未严妆修容是为不恭,但,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自朱,秋水般的眸子,正盯着绣鞋上两颗颤巍巍的珍珠,微微闪烁,如涟漪轻漾,直漾到人心里来。

明帝不说话不动作,怀王夫妇,便只能原地低头看地。曹方瞧着似乎有些不对,出声提醒道:“陛……陛下…………”

明帝回过神来,迅速收整了自己莫名而来的思绪,走上前去,不看那女子,只笑对萧i道:“这是朕当年上学时用的一方印,上面是朕亲手刻的‘蹈仁履义’四字,你成亲了,也就算是真正长大了,将这印带在身边,以后行事,要时时记住这四字,不可行差踏错,明白吗?”

萧i有些激动地接下贺礼,“是,儿臣谨遵父皇教诲”,略平复了下心情,道,“父皇,儿臣既已成家,也想像哥哥们一样,入仕朝堂,为父皇分忧。”

明帝笑道:“朕也有此意,说说,是想像你三哥一样去礼部,还是同你七哥去工部?”

“儿臣想任监察使一职。”

明帝眉宇微凝,“监察使?此职监察吏治,需行走天下,路途遥远,车马劳顿,可不轻松。”

“儿臣不怕辛苦。”

明帝目中露出赞赏之色,沉吟片刻道:“监察监察,需先熟悉,方可察缺,你先去吏部做段时间,等朕认为你有能力可担此职时,便如你所愿。”

“儿臣多谢父皇!”

一番闲谈后,明帝目送着怀王夫妇的身影远去,曹方笑上前道:“陛下可真是疼怀王殿下。”

明帝默然不语,殿中惯用龙涎香,但此时,却有一缕清新的香气,袅袅绕绕地浮在半空,是她所留下的。

他和i儿说话时,余光总忍不住悄悄看她,看她一个人无聊地掰着手指,纤细的指节白如玉葱;看她微微仰首望殿上的藻井,露出一段皎洁的脖颈,雪白如鹤…………他将她的每个细微动作看在眼底,在厌恶地同时,仍忍不住悄然看她,有如着魔。

他记得,她叫……虞苏苏…………

仿佛有什么要破土而出,明帝欲要深想,头却猛地一疼,他闷哼一声,曹方忙伸手来扶,“陛下,怎么了?”

小书亭

怎么了……………也许,是近来太过淡漠女色了吧…………怀王妃却系美人,可后宫更是佳丽如云…………

明帝站直身体,对曹方道:“吩咐下去,午后在太液池设宴,命阖宫妃嫔皆去,让云韶府也捡几支新排的歌舞准备着。”

这已是许久没有的事情,曹方愣了一下,方反应过来,“老奴接旨。”

“还有,把窗都开开”,明帝眉头紧皱,“这殿里,太闷了。”

与明帝打过照面,明帝对她没有丝毫上心,怀王请旨离京任职,也算是得到了明帝的允许,只待时日,心情大好的苏苏,嘱咐萧i道:“殿下在吏部可要勤于政事,不要让陛下失望。”

明知她只是为了离开长安,并不是真的在关心他,萧i还是觉得有几分受用,应了一声,问:“你为什么想要离开长安?”

苏苏笑,“殿下想知道?”

萧i点了点头,认真道:“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事情。”

“…………殿下可真是贪心”,苏苏漫步在巍巍宫墙之间,抬手接下一片风吹而来的绯色花瓣,“……知道一切,就得选择,是不是要去承担一切,那可不是您受得住的。”

“…………你觉得我承担不起?”

“是”,前世已经证明了啊,苏苏直截了当道,“殿下此刻说爱我,我信,可五年后,十年后呢?人心易变。就算殿下不改初心,世事无常,若有人逼迫我与殿下分离呢,殿下又当如何?”

萧i冷声道:“我便杀了他。”

“无论是谁?”

萧i眉间现过一道阴狠之色,“无论是谁。”

“如果那人是陛下呢?”苏苏见萧i神色瞬间僵住,笑道,“看,这世间,也有殿下承担不起的事情呢。”

手腕微倾,掌心的花瓣,在即将落入尘土的一瞬间,再次为风拂起,苏苏望着那抹绯色飘摇而去,神色淡然道:“所以别说什么爱不爱的,也别成天发些毒誓,小心应报。咱们啊,就这么虚情假意地过,我不会对殿下动心,殿下也把自己的心收一收,日后万一散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地恨来恨去,彼此都好过。”

入宫觐见的车马,都停在南华门外,苏苏跟着萧i,步至那里正欲上车时,忽见一缓缓而来的车马,青帘半掀,现出一个绯色官袍的清瘦人影。

苏苏立时顿住脚步,讶然道:“允之?”

绯衣少年徐步下车,朝她与萧i深深一揖,“臣谢允之,参见怀王、怀王妃。”

苏苏忙虚扶他起身,“你怎会…………”怎会身着代表四五品官员的绯色官袍?前世的谢允之,在她死前,一直只是六品的闲散文官,身着青袍,“少卿”之号,也不过是明帝一时兴起特赐的啊…………

谢允之似是总能感知她想知道什么,“臣蒙圣恩,得赐大理寺少卿一职,今初上任,特来谢恩。”

苏苏怕耽搁了他的时间引得明帝责怪,遂忙侧身让开道路,“那你去吧。”

谢允之再一揖,绯袍烈烈远去。

苏苏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凝眉思量,大理寺少卿掌天下奏狱,谢允之是在殿试的政论中,写了什么惊世之论,能让现在并不昏庸的明帝,授予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正四品之职…………依照这情况看,谢允之今世,应会提早为相吧…………

苏苏认真地思考着,却不知她这副模样,落在其他人眼中,是旧情难忘、伤感怅然…………贺寒与佩云默默去瞧王爷,见王爷果然眉头微锁、神色不豫,只得出声提醒望得出神、半晌不挪步的王妃,“……王妃,时候不早了,该回府了。”

苏苏回过神来,“哦”了一声,在阿碧的搀扶下上车,萧i在她身边默然坐下,略一挥手,示意启程回府。

自苏苏在宫墙内说了那段话后,萧i就再没开过口,在车内没有,及回到府里,也没再说话,沉默地用膳,沉默地练剑,沉默地看书…………贺寒与佩云,都认为是王妃面对谢允之的神情举止,伤到了王爷,可都有气不能发,只能可劲儿地扎眼刀。

苏苏不知萧i为何不语,但也不想去探究,无视眼刀,在王府中自得其乐了一天,夜间歇下,昏昏欲睡时,身边的人突然来了一句,“……就算是父皇……”

苏苏对明帝极敏感,双眸瞬间睁开,“你说什么?”

红绡帐中,萧i眸子幽亮,一字字坚定道:“逼迫我们分离的那个人,就算是父皇,我也绝不忍让。”

苏苏闻言愣住,许久,方懒懒拍了拍他的肩,敷衍道,“有志气………”翻身继续睡。

身后的萧i伸臂搂住她,但也没动手动脚,只埋首在她肩窝处,轻轻道:“苏苏,我爱你。”

得,白天那通话,全白说了,苏苏睁开眼,听身后人继续道:“不管你心里有没有我,我对你的心,都不会改变,虚情也好,假意也罢,只要你是我妻子,只要,你在我身边。”

铜漏声声,苏苏心如止水地听完这通表白,打了个呵欠,“行了,都快三更了,睡吧。”

夜近三更,承乾宫灯火幽幽,明帝做了一个旖旎诡奇的梦。

梦中有一女子,十六七岁年纪,鲜唇皓齿,肌肤胜雪,披散的乌发如一汪春水,倾在枕侧,正被他压在身下,任情挞伐。

女子身子僵硬,目光清冽,没有丝毫承欢时应有的柔婉之态,可她愈是如此,他愈是血脉贲张,久违的年轻活力都被完全激起,在百般揉弄她的同时,尽情欣赏她凝冰的如玉容颜,在他的吮吻抚弄下,渐渐浮起一层薄澈的绯色春意,细喘绵延,香汗淋漓,整个人都被盘弄在他的股掌之间。

他今生似从未有此体验,飘然若仙,一边吻着她秀致的锁骨,一边锁着她的玲珑楚腰,长驱直入。在如至仙境的那一刻,那女子忽在他耳边泠泠唤道:“父皇……”

明帝猝然惊醒,一身冷汗淋漓而下,覆在先前因梦燥热的汗意上。

那梦中女子,分明是白日见过的怀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