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命灵大人

      “行。”

  江尘点了点头,刚要动身,忽然反应了过来。

  去尸骨头上敲几下?

  他当即在心中问道:“灵,我没听错吧,敲尸骨脑袋?”

  “不然呢,你不去敲他脑袋,沉睡的灵魂怎么醒来?”

  灵理所当然的说道。

  江尘看了眼正在跪拜的部落众人,实在不敢想象自己去他们祖先的尸骨上敲脑袋,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我还没走过去,怕是就要被群起而攻之了吧?”

  江尘一脸担忧的自语道:“没有其他好点的办法了吗?”

  “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别磨叽了,赶紧的!”

  灵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声。

  闻言,江尘只得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后汤和通桀,以及二三十位部落长者,此时全都跪伏在地上。

  在看到江尘穿过他们,朝着前面走去后,众人全都抬起头,注视了过去。

  很快,江尘来到石台前。

  他望着上面犹如化石质地一般的尸骨,做扣指状伸出了手臂。

  “打扰了。”

  就在他对准尸骨头颅,准备敲下去的时候。

  “你要干什么?!”

  后汤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

  “住手!”

  “不得无礼!”

  “你在找死吗!”

  ……

  地面跪拜着的长者也都站了起来,不少人在怒声呵斥。

  “我答应你进入陵墓,但没说你可以亵渎远祖遗骨!”

  满头苍白发丝的通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怒意。

  因为愤怒,他身上的骨头饰品都在不断晃动。

  “别激动,诸位。”

  江尘不敢贸然敲下去,只得回身解释道:“我是在唤醒大启沉睡的灵魂。”

  “不行,你此举乃大不敬,绝不允许你这么做!”

  一名部落长者怒喝。

  “从未听说过有如此唤醒之法,你到底想干什么?”

  另一名部落长者提出了质疑。

  “先知,大启远祖早已安息,灵魂怎么可能还在,你定被这人骗了!”

  有人朝着通桀喊道。

  眼见下面反对的声浪越来越大,江尘紧紧皱起了眉头。

  “还想什么呢,赶紧敲下去!”

  突然,灵提醒了一声。

  闻言,江尘目光一凝,直接用力的敲在了尸骨头颅上。

  咚咚咚……

  怕出意外,他接连敲了好几下。

  顿时,石室内蓦然安静了下来,众人死死盯着江尘,眼中似有怒火在燃烧。

  下一秒。

  “杀了他!”

  “烧了他!”

  “用他骨灰祭祖!”

  ……

  无数怒骂声响起。

  有不少人已经举起武器,散发出了浓郁的能量波动。

  这些人虽是老者,但似乎都有不俗的战斗力!

  同时,一道金红二色的流光闪过。

  重明鸟也飞入了墓室之中,身上散发着光芒。

  江尘只得举起了手中的秩序之尺,摆出战斗姿态。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之中,一道空洞的声音忽然响起。

  “怎么如此吵闹?”

  只见石台的尸骨之上,飘起了一个透明的老人。

  老人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如一缕青烟。

  这很显然是一道幽灵。

  顿时,在场之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紧紧盯着这缕灵魂,眼中充满了震惊。

  “后人拜见大启远祖!”

  旋即,后汤跪倒在地,热泪盈眶的将满是皱纹的额头,磕在了地面上。

  紧接着,通桀也颤颤巍巍的跪伏在地。

  其余的长者们,也是齐齐跪拜了下去,一声声激动的哽咽声从他们喉咙间传出。

  半空中,重明鸟也缓缓降落在了地上,它四只眼瞳石化了一般,紧紧盯着石台上的灵魂,一动不动。

  “都起来吧。”

  空洞的声音响起,大启淡漠地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目光落在了重明鸟身上。

  他嘴角这才浮现出一丝浅笑,微微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又看向眼前的江尘,一脸冷漠道:“是你见我唤醒的?”

  “是我。”

  江尘点了点头。

  “你一个外族之人竟将我残魂唤醒,有何目的?”

  大启的神色十分严肃,空洞的声音在墓室内回响,带着肃杀之气。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一片哗然。

  “大启远祖不认识他?!”

  “这人果然是骗子!”

  “此人该死!”

  ……

  一道道咒骂声随即响起。

  “唳——!”

  重明鸟更是愤怒的鸣叫了一声,眼中凝聚出一团金色火焰,散发着极为骇人的波动。

  “灵,你不是说见到大启灵魂后,你来搞定吗?”

  江尘当即在心中大喊了一声:“再不出来我只能跑路了!”

  “慌什么,这不是在想我当时什么样子吗?”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江尘发梢处飘出了一个光点。

  紧接着,光点幻化成了一个精雕玉琢的娃娃。

  娃娃头上还扎着两个丸子,十分可爱。

  此前,江尘见到的灵都是小女孩模样,现在这个样子,年龄无疑更小了!

  随着灵的现身,灵魂状态的大启当即呆愣在了半空,眼中带着惊讶、疑惑和不敢置信之色。

  在场之人都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他们停下身形,紧紧注视着这个忽然出现的瓷娃娃般的孩童。

  “是,是您吗?”

  忽然,大启嘴唇微颤着说道。

  “上一次见你,还是个小屁孩呢!”

  一道稚嫩的童音从灵的口中响起。

  “命灵大人!”

  大启顿时眼睛一红,带着哭腔,跪拜在了地上。

  一个老人热泪盈眶的跪在了一个娃娃面前,这一幕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江尘嘴巴微张,心中满是惊讶,他没想到大启的反应会如此之大。

  而更加惊讶的是墓室内的其他人。

  见自家祖先跪下,他们全都神色大惊的再次跪拜在了地上。

  就连重明鸟也都趴下身子,将头埋在了地面。